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原来创意纪的blog还有一些备份的,一些舍不得的文章于是还是再传了上来)

其实我是一个演员,我向周星驰致敬,因为喜剧之王,你让我记住这句台词,还有加底的番茄蛋饭。

张柏芝因为这部电影而红,却在很多年后,因为一些照片更加红火,然后是销声匿迹,以后我们或许会淡忘。

还有什么不可以忘记,真心在这个世界已经变得越来越稀罕,变得难以守住。

像弗拉多在魔戒中的守护之旅程,面对如此多的诱惑,不丧失心智,才是奇怪的事情。

原来,我们早已经和魔鬼达成了协议,还以为自己面对的是天神的旨意,听,他们都在偷偷的笑。

不要怪我冷漠,不要怪我无情,时间的冲刷,会让你想起,那些个夜晚,虽然我们不在一起,其实心的距离不是很远。

决裂,都是当面的。在乎的是谁说,傻傻的沉默。

听他们唱着千里之外,我笑笑,想起万里之外。不至于吧,躲在某一个小镇,美洲,还是欧洲,连google都搜不到的地方。黑板上的字,是我写的,又怎么样。我承认,当年,我没有勇气表白,在我看完九把刀的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女孩,知道,这个错误在那个世代也算是一种症候群了。

可是,为什么都那么傲气呢,forgive and forget吧。释怀吧,十年不够,二十年,好不好,我陪你斗下去,算起来,我们快要认识三十年了。你每次都说他,我怎么知道你要说我,我也自然说她,谁知道会伤害你。我还找同学咨询,你以为读心理学就什么都知道啊,我没有天眼啊,我也不是算命的。你说不要送了,我就不送了,听话也是错,不听话也是错。后来才知道,这样的错误,中刀的人多了去了。上海男人,是最好的男人之一,可惜,代价太大。

于是,怀念,曾经打架的日子。男人和男人多简单,今天打架了,明天你离开这个城市,我照样起来送你。

后来,再也没有坐在火车站高高的月台了,那种地方,铁石心肠,也忍不住眼泪。送走一个个同学,却迎接不回他们。这还不算难受的。回来了的同学又被这个城市抛弃,黯然的再次离开,我没有勇气再去这些伤别离的地方,曾经熟悉的堪比黄牛。

算起来,很早就一个人几千里的旅行,弄的自己很得意,看谁都是小屁孩,结果,自己也是一个小屁孩。看着别人,狂笑的时候,被别人狂笑。到底我们在戏中,在看戏,还是被戏在演?

达明一派让我忘记他他他他,她她她她,大侠又说着昨日今日和明日,辜负了我们的文字,报纸都褪色了,早锻炼的情歌播放的依然悠扬,物是人非,他们年轻的脸庞,重复着我们的故事,或许更加激烈和有趣。坐在丽娃河畔,看着学弟学妹,就怕不小心看见自己。夏夜,冬晨,秋风,春的情。神啊,多保佑他们吧,百转千回,歌里唱唱吧,这样的经历,实在煎熬。我做错什么,又做对什么,忘记了什么,又记住了什么,感觉到的柔软,在心深处,是难忘的冰冷,夜的实验室还是默默,还是不知所云,旋转的楼梯,走下的又会是谁?

错对,黑白,听他说起金刚经,一如我第一次看的时候,那样的诧异。我佛慈悲,于是我放下屠刀,想问彼岸在哪里?那些矫情我不信,那些艳丽我不屑,我去看法门寺,我去看雍和宫,苍苍众生,看每一张脸,后面都是心机重重,算了吧。

社会真的物质化了,我要为自己的生存而争斗,每一天不是生活,而是惨烈的撕咬。偶然看到鲜花,也暂且规在食物的类别。

如梦令,从何处说起。谁还记得词牌,可以填阙年少的无知和荒唐。手触摸的是一道道墙,一圈圈来回的流量,终究难看见天空的晴朗,我不再笑他们她们的轻狂,自己不过是个蝼蚁的形象,哪里可以升上天空去看人间的景象。

城市里,那么多暧昧的味道,让我难以呼吸,男男女女,男男,女女,还剩多少关系可以不用金钱去衡量。此刻,突然想念在杭州的时候,西湖的烟波浩渺,小雨,梨花,夜奔。

交给你们多一些了,火炬是点燃的,也会灭的,传承只是我说说的,没有什么法力,一切都是靠你自己的,每个人不是孤单的么,你去看看大海,看看日出,你真的是很渺小的一个。我们不可以选择家庭,不可以选择同学,成长的历程就在这样的刻意安排中,心灵,变得麻木。看着雪山的天空,觉得灵魂需要陶冶。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五光十色,廉价的信任,背叛的信号,寂寞的旅途,悠扬的歌声,难解的情怀,终究会逝去,一切如烟去。有这些文字,去安抚无奈,为了迎接下一个无奈。

沉默是金,我念我应该收声。

(ps 真的是有神灵存在的,我无意亵渎。没有你们,如何衬托我辈的一无是处。)

lif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