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岁月如歌

周四,到苏州开会,周五,甪直弯了一下,一个小镇,和周庄、西塘等类似。

甪直

甪直

2000年,千禧年来临前夕,在外滩,加班,抽空出来,看外滩的人群汹涌。

往事如风,岁月如歌。

什么事情想开了,都是简单。拿得起,放得下。从前这个道理说说容易,如今我想不管愿意否,是躺在地上的人。所以打不倒。

熟悉的城市,陌生的角落。

终究没有什么归属感,或者每个人都属于自己。

看苹果核战记,看岛田庄司,看陆小凤。

一天天,故事继续,我也乖戾,也暴躁,也沉默,也安静,有时候也一天两夜不说话。听再见二丁目,听富士山下。

有时候夜里开着我的红色跑车,总想起今夜星光灿烂。黄耀明的歌声,灿烂的不真实。

终究没想到的是,以为那么小众的爱好,这些年,却有幸听了好几次现场。

人生的有趣之一就是永远不知道下一刻、明天会发生什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