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朋友叫做沉默

以前喜欢在屋子里堆东西,特别是买生冷鲜时候,送的很多泡沫塑料盒子。

现在只有一个盖子我还保留着,放些东西垫着。

时间和空间,宇和宙,就交错了。

看京极夏彦的姑获鸟之夏,开篇一大堆关于所谓迷信的各个角度辩论,很有新意。以前不爱看这类思辨的东西,此刻有点顿悟的感觉。

我之前到现在还是很愿意表现自己的,多半还是对自己很多方面的不信任,所以特别渴望别人的认同。

情绪控制的问题也在这里,不太受的住委屈,所谓是非黑白看得很重。

大一的时候,新生联欢会,听同学唱沉默是金。

某些时刻,发现自己的口若悬河其实在某些时刻不太好,沉默有时候才是力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