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phi xe5: 真正的智能手机跨平台开发工具来了

根据各方面的消息,delphi xe5这次是真正支持跨平台智能手机开发了,在xe4的ios本地代码基础上,再增加支持直接编译成android本地代码。delphi毕竟有着强大编译器的遗传基因,一出手就让之前所有的其他开发工具被甩开很多。

之前我很喜欢的titanium框架,其最大的致命问题有三个:
1 没有可视化的界面生成。所有界面都要手工代码生成,这对效率来说影响很大。
2 不是真编译。titanium通过一个引擎+js文件来实现跨平台支持iphone、android等的开发,虽然js解析引擎速度不慢,但毕竟转了一道。当然,和那些基于html5的相比,是好了很多。
3 由于以上1以及其他因素,跨平台支持并不彻底。当然因为android和iphone本身在很多操作习惯和屏幕分辨率上差异太大,所以要做到真正的跨平台需要做很多事情,这一点上也是让我觉得影响效率的。

从之前测试xe4对于iphone的支持来看,通过磨练已久的firemonkey框架,加上实在太过老道的delphi语言,对于iphone开发基本已经没有太大问题。而这次xe5增加了android平台的支持,如虎添翼。加上我们知道delphi对于屏幕不同分辨率的解决其实就非常简单了,早在windows年代,这些就都不是问题了,所以,可视化界面+firemonkey+delphi语言,以及背后的编译器技术、数据库技术等等,delphi终于成为我知道的第一个可以真正跨平台开发并编译成本地代码的智能手机开发工具。

delphi xe4在年初推出后,国内已经有一些delphier开始转型,而目前看到更多的delphier开始研究跨平台开发,同时经过这半年多的磨练,delphi最强大的控件也开始逐步出来了,一些第三方控件开发者等待了这么多年后终于又迎来了一个新的春天。

目前所有在iphone和android上的显示效果、特殊功能,我觉得只要再过一年,都会有相应的控件支持。从客户端到web,又回到了客户端,智能手机竟然带来了这样一个轮回,怎么也没有想到。

又一次旅行归来

旅行和旅游好像应该有点差别,以前大多是旅游,现在算是旅行吧。界限也不是那么清楚,旅行至少没有那种很夸张的购物,以及这里拍照,10分钟后上车之类的话语。

最关键的还是心情和动机。以前什么地方都没去过,见个庙很激动,最喜欢的就是在一些景点大门留影。岁月渐长,再不淡定也见识广了。旅行的时候,更多的是看山看水看人,偶尔思考一下,或者放松一下。

这次二去云南,感觉还是拍了不少照片,短暂的原理城市喧嚣,功名利禄,心有多大,看出来的世界就有多大。

基础编程习惯的问题

看到这里 http://blogs.embarcadero.com/nickhodges/2010/06/09/39453

虽然这些都是一些很小的技巧,但是很遗憾,我觉得很多程序员在具体编程的时候并不是很在意这些。

目前,像我们公司招聘初中高程序员有以下途径:

1 大学本科或者研究生的应届生
2 培训学校的毕业生,在去培训学校前有各类情况,应届生、工作过等
3 有经验的程序员

上面情况中的1和2中的绝大多数在具体编程方面,很多人缺乏足够的技巧和基本功,我们的大学教育、培训结构培养了大量的“技术工人”,但是他们中的大部分只是为了工作而编程,并没有太多兴趣,也不关心外面的世界到底怎么发展了。这基本上就是目前的现状,很难改变。

我们的开发流程中有code review这个环节,但是效果一般。

如果你是对编程有兴趣的话,不管年龄,还是注意一下这些基础的编程习惯吧,所谓大牛,最牛的是在这些小地方。

简单生活和分享

微信、微博,以及其他的很多分享工具,多多少少改变了一些生活行为模式。

在这两年微信、微博流行的时候,我却不多分享了。

原因很简单,早些年都这么干过了。

从2003年开始blog,2007年开始twitter,以及之后的facebook、foursquare,开心网,人人等,一来厌倦了国外的产品会被qiang,而来国内的抄袭风实在太盛。以前的大部分的分享都在自己的blog,比如这里和明日会,而创意纪之前好些年的内容,几千篇blog,也因为互联网的不稳定,终于放弃了,而那些分享,其实最在意的总是自己,我并不需要别人太多的赞同,更不要说是反对了。

就像查技术类的资料,国内大量的是抄袭转载,通过那些机器人程序生成的页面,真正分享自己心得体会,或者说干货的人,有,但是比例很少。

上周和大学同学聊天,我想这个问题的本质还是在于从小确实的信仰。而生活的巨大压力,让绝大多数人限于一个难解的循环中。

同学问我,有不快乐么?

当然后,看比例了。如果快乐和不快乐相比,是8:2,我觉得已经很幸福了,7:3都不错。

所以,对于在微信上分享照片的朋友,有时候觉得也不错,如果照片拍的不那么难看就更好了。对于一些已经不那么年轻,却还在迷茫的生活里的朋友,我也只能看看了,或许换个角度,我也是迷茫的。如果可能,我宁愿多分享一些可用的知识,效率高一些,工作简单一些,总不会太差吧。

如此浮躁的年代,先心静下来吧。

突然,也怀念起小时候,五六年都不怎么会变样的街道。

2013香港游之二

本来没有计划,后来偶然到了时代广场,自然被这雄伟的高达所震撼,想起少年时候一直路过的小店,那些贴纸,虽然到现在也没有搞明白高达说的是什么故事,但那已经不重要,一个小男孩,对于机器人、科学、电脑的极度喜爱,或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有梦想支撑,真是幸福的事情。

Untitled

Untitled

2013香港游之一

这次住在柯士甸道,第三次来香港,上两次一次是在旺角附近,一次是在炮台山。

这里距离尖沙咀和佐敦很近,不过走到佐敦地铁站也要20分钟左右,有点尴尬,所以在地铁如此发达的香港,应该选择距离地铁站近一些,这样时间上差不多,但是人可以轻松些。

香港-老地方

除了那些有名的大马路,比如广东道、弥敦道等等,香港更多的是这样的小马路,两车道,也有很多店,基本上都很干净,在林立的高楼大厦之间。

有时候笑

有时候笑,笑着笑着,就沉默了。

如此多,擦身而过的人,和事情。该忘记的都忘记。不知不觉,总留下些许痕迹,自己也不知道在哪个角落。

有时候只好笑笑,看年轻的人狂妄自大如当年的我,看那些矫情和阴暗,都在过去某个时空看过。

在人间,人生就要继续。走自己的路,安守心中小天地。别的事情,真的也管不了太多。

该得到就得到,该失去就失去。

多问一句,得到和失去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难的是快乐。而压力大多是自己给的,剩下来的也没有那么多难对付吧。

很高兴自己安静的看许多事情,虽然人在喧嚣中,免不得俗的时候,知道就好。

过往的经历,都是历练,如今才知道。

1375630380_ZRkY

亚马逊和YouTube都斩获艾美奖,它们的技术有什么不同?

老外还是技术派,敢想敢做,并且不是一个点的突破,而是整个行业的突破。你用创新算法,我艾美奖就敢给你。我们的广电总局在想什么,天知道,技术前瞻,那更是地知道了。

下面文章出自这里

几天前,PingWest报道了YouTube依靠推荐算法获得了艾美奖。现在,亚马逊的视频服务Prime Instant Video也确认获得了同类的技术与工程奖项,只不过在官方的声明中,用推荐算法(Personalized Recommendation Algorithm)来解释YouTube获奖的原因,而在亚马逊上用的是个性化推荐引擎(Personalized Recommendation Engines)一词。

简单的说,推荐引擎就是建立在算法框架基础之上的一套完整的推荐系统,算法引擎属于其中的一部分。除此以外,推荐引擎中还包括场景引擎、规则引擎、展示引擎。

场景引擎是用来计算的用户意图。它是将用户的行为与他们在Amazon Prime Instant Video中的需求相对接。虽然Amazon没有详细说明其方案,但大体上应该类似大部分场景引擎的思路,例如,将用户在Prime Instant Video页面的随意点击定义为“随意浏览”,将用户在Prime Instant Video中“Kids & Family”类目下的点击定义为“有定向目标的浏览”,将用户在“Kids & Family”类目下的影片收藏行为定义为“强需求的挑选”……以此类推。

规则引擎是一套预定义的决策方案,例如在以上的“强需求的挑选”意图下和“有定向目标的浏览”意图下,分别应该对应怎样的规则,再利用算法,这些意图转化为合适的推荐数据。如今这些规则中往往还会引入社交关系。

内容引擎则是为推荐的内容选取最合适的展示形式,即合适的位置。因为我们如今接触的推荐系统中往往有多种不同的推荐内容,例如“你可能感兴趣的视频”、“你的朋友爱看的视频”,有的推荐系统里甚至还有相关的用户等内容推荐,除此以外,Prime Instant Video首页的个性化推荐和点击进入某一个影片下的推荐也都是不同的。

(注:因为没有术语参考,所以以上引擎的名称定义是参照我此前采访的“百分点系统”推荐引擎所用名词。)

所以,与YouTube的奖项相比,亚马逊Instant Video的奖项更强调其整体推荐系统的技术架构以及与Instant Video产品功能设计相结合的能力。例如它能够通过主题、情绪、风格等分类方式帮助用户快速找到合适的类目,而其中的影片则是依据用户的兴趣和喜好做个性化的排序。这样的个性化功能设计还包括用户的个人商店、“看过这部影片的顾客也看过哪些影片”等。

实际上,对于亚马逊Instant Video而言,其主要竞争对手并非Youtube,这个以购买和租赁在线视频的服务当前最在意的敌人还是Hulu和Netflix。他们的战争除了用户提供更好的个性化内容之外,还包含应用的使用体验、价格、影片数量等多方面的较量。

我们此前报道过Netflix已经成功变身为一家视频内容制作商了,而Hulu不久前刚刚获得7.5亿美元的增资,也将中心放在了原创内容的生产上,Instant Video则在尝试让观众决定拍哪部电视剧,结局应该是什么样的。

在我看来,Instant Video拥有更广泛的竞争力。

首先,它背靠Amazon AWS,在视频存储技术和成本上都有显著的优势,在三家的价格中,Instant Video的年费是最低的,而Netflix是架设在亚马逊的云服务上的,所以在这方面显然难与之抗衡。

其次,Amazon拥有自己的硬件设备,Kindle Fire、Kindle Fire HD的市场表现帮助他们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内容销售渠道,除此以外,Instant Video也支持iPad、iPhone、iPod touch、Roku、Xbox 360、PlayStation 3、Wii 和Wii U等设备。

再次,Amazon在书籍市场的绝对地位能够帮助他们更容易获取一些热门内容的影视版权,或是能够将热门视频内容改变成书籍,扩大其商业效益。而用户在书籍上购买的数据也能帮助他们在原创视频的制作和推荐上进行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