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路

以前住在距离淮海路两站路的一个宁静的小区,当时也没有觉得什么,现在想想那地方其实很不错,房价估计也翻了几十倍。

昨天和美国回来的以前同事相聚在淮海路iapm,我也是第一次去,为了找停车场,绕着复兴路襄阳路兜了一圈,十几二十年前熟悉的有点疲劳的地方,此刻很新鲜和陌生。

若是在四维空间,我大概就可以翻阅时间的坐标来浏览往事了。

偶尔,记忆这么激活一下,也挺好的。而过去了的,终究是过去了。

在iapm,感觉不那么上海了,有点香港的味道,特别是看到千两的时候,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感叹。

想起很多年前,1997年吧,单位发的水产品我就装在书包里,然后逛百盛,然后就冰化了,狼狈的逃出。

当时买的一件蓝豹西装上衣,现在已经小了,穿不下了,记忆,真的太靠谱也不好。

终于 看到世界

几乎每一个去美国的朋友都会说那边东西有多便宜,只恨时间不够钱不够,几乎是样样东西都比中国便宜。

所以偶尔也托美国的朋友回国的时候带iphone、笔记本电脑、ipad、coach包之类。

直到看到美国亚马逊,也就是美亚,终于开通了中国直邮的服务,不用转运那么麻烦了。

货物一般都会要预先加10%-20%的税,衣服什么凑几个一单的话,DHL的快递运费10美元多点,有的运费还要便宜,我也没有完全搞懂。

这样算下来,大部分商品价格也就是国内价格的一半,比如Tommy的皮带,120元人民币,国内恐怕都是500-600至少吧,Lamy的一款钢笔,165元,官网价格360。

真正体验到我们拿着别人几分之一的收入,却承受着巨大的物价压力。

用互联网十几年,这一刻,突然有种不一样的感受,好像这才是真正的互联网,而不是自得其乐的夜郎自大。

得失之间

高仓健,离开了,曾经最man的人。如今韩系那种娘炮,无法接受。

追捕中的他,以及真由美,都是童年偶像。

小时候还被几部日本电影感动过,海峡,莆田进行曲,寅次郎的故事等,纯纯的,没有什么太多科幻,讲述信念。

突然对那些太依靠特技的电影有点无感了,还是精神重要,最近很红的星际穿越感人的不是宇宙的浩瀚而是父女的情谊。

上海的天,就是这样无预兆的冷下来,一切静静的进行和改变。

菁菁校园

1994年之后,今天第二次踏入上海师范大学,20年,弹指一挥间。

公司的校园招聘宣讲会,我第一次去。

看着几十个研究生和本科生,对于未来那种略带迷茫的表情。想起自己一路上也算基本顺利,虽然跌宕起伏,还算做着有兴趣喜欢的工作,实属不易。

这么多年历练,多多少少也学会一些东西了。

也一直记得,1991年刚入学的时候,系里开一个交流会,当时的系主任和我们这些大一新生座谈,我们寝室一位同学问了一个当时惊世骇俗的问题,你是怎么发迹的?

我们都哈哈大笑。

回忆起来这些年观念的变化,也是有趣和无奈。基本被社会同化了,为了生存,不过也没有忘记初心,有得有失。

社会终究比校园来的残酷的多,暗黑森林法则也好,什么法则也好,每个人为了生存都努力,有时候也伤害别人,不管有意无意。

菁菁校园中的一些回忆,一些老同学,还记得。

终究,清澈的眼神会带些混浊,明日世界会发生什么,谁都无法预料。

一年半载

在这个地方差不多住了一年。记得去年从台湾旅游回来,搬过来的,从手忙脚乱到逐渐适应。

而最近的半年,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深宅了。看了很多电影、电视剧、书籍之类,也回复了很多邮件、写了修改了不少ppt,没有忘记在我喜欢的诸多电脑领域学习。

很多事情,就这么悄悄的在演进,在变化。

要么世界适应你,要么个人改变,去适应世界。

一些习惯养成,几十年,改变的话,一年半载,也是不够的,只是每每这样想起,感觉余生虽然憾事终将会有困扰,但是憾心不存。

珍惜当前所得,谨记少时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