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上海,昨天,40.9度,据说143年历史最高温度。我们这代人见识了太多的百年一遇,千年一遇,这方面已经习惯了,麻木了。

这两个月,是到汇付以来最忙的日子,各种压力和煎熬,而且还不是那么有把握和信心。

也是习惯了,当然不麻木。

记上一笔,未来的时候,回顾此刻。

ps

刚从青浦朱家角回来,集团的年中会,开了两年会,很累。做的事情得到别人认可,而各种修为又要提升。好奇心,专注,也算我的特点。真的很感谢当年的自己,以及父亲,让我从小喜欢了电脑,如今,可以沉浸其中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