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新年

这两年我新年总选择在香港渡过,虽然上海最近日子交通好很多。

一年的思考,够也不够,其实道理到了这个岁数,都懂,言行合一,最难。

我们始终不能放弃一些痛苦,因为贪婪。

千里之外,看着城中景色,从朝霞到夕阳,尖沙咀的人流如织,更强的体会所谓一切都是浮云的感受。

很多事情,没有太多主见,依赖性渐长。

早就懂的相由心生,怪不得。其实就是很多的不自信。

当行走在日本、台湾、香港、澳门的街头,都是黄皮肤亚洲人,可是差别在哪里呢,不言而喻。衣着、神情、笑容、举止等等,不得不说,他们已经和我们仿佛不在一个星球了。

每一瞬间都在逝去,我不得不往前看,这也终将是最好的方式和对未来来说的结果。

城中末日

记得小学时候,学到这个单词,觉得奇怪的发音,hongkong,也就是香港。陌生的城市。那时候还没有tvb,也没有自由行。

hongkong2014

国庆,再次来到香港,占中成了热门名词。从酒店的窗望出去,城景房果然不错,难得的空旷,在黄昏的时候,一片浓重的颜色。

对政治不感兴趣,我只看到,往事从眼前掠过,从猎鹰的刘德华到使徒行者的林峰,从元朗的老婆饼到广东道的海港城,那些电视里的片段,那些看到的景象。

从第一次跟团来的兴奋,到如今略略寂寞的身影。

只是这个城市也老了。光辉岁月终究是绝唱了。

在迪士尼看到99%都是大陆游客,而这些游客中的很大一部分在明年年底就可以直接到上海,而不需要办理多少有些复杂的港澳通行证和签注。

的确,香港商品的价格和丰富程度还是远远超过大陆,但是随着大陆很多人旅行路线的延长,日本、台湾、美国、欧洲等,香港购物的优势已经不那么明显了。我不知道占中的那些学生非常在意的一些东西还有多少实际意义。

从机场到酒店的小巴上,司机推荐我们30元的叉烧饭,我们心里盘算的是晚上在酒店的600一位的海鲜自助以及是不是要去米其林星级尝尝。司机跟我们说G2000是多么好的品牌,质量如何如何,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去过上海,去过北京,以及东京或者台北。连我们这些曾经大陆的土包子都知道世界是平的。

香港作为口岸和金融中心的地位不会被改变,因为这也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只是,香港不再是出游的首选,不再是那个第一,只是一座不错的发达的城市,如新加坡、东京、大阪、台北、纽约、巴黎、法兰克福等等一样。

人如果莫名的骄傲,会被莫名的抛弃。诚惶诚恐者生存。

过年

昨天正月十五,也是情人节,记得以前肯定有过一次,印象中是高一或者高二,不去勘察了。

香港

今年春节去了香港几天,这是个有趣的地方。干净、有序、富裕。

到了如今的岁数,很多性格上的特点很难改变了,问心无愧也就罢了。

而明白的越来越清楚的一点,世界并不是围绕着我在转,我只是尘世的一颗沙粒。

风暴

风暴

有人说好看,有人说不好看。电影就是娱乐,这个目的绝对达到了,看到中环几乎被炸掉,看着立体的子弹效果,还要多说什么呢,这就是英雄本色的延续,这就是香港枪战片。一个字,强。看到刘德华百战不死,有的人说假,或许他们没有看过24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并且死不了的Jack,而且是八次。

之前因为名字,一直没有看破产姐妹,原来是这么幽默搞笑的一部戏。娱乐精神适时的还是需要的。

2013香港游之二

本来没有计划,后来偶然到了时代广场,自然被这雄伟的高达所震撼,想起少年时候一直路过的小店,那些贴纸,虽然到现在也没有搞明白高达说的是什么故事,但那已经不重要,一个小男孩,对于机器人、科学、电脑的极度喜爱,或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有梦想支撑,真是幸福的事情。

Untitled

Untitled

2013香港游之一

这次住在柯士甸道,第三次来香港,上两次一次是在旺角附近,一次是在炮台山。

这里距离尖沙咀和佐敦很近,不过走到佐敦地铁站也要20分钟左右,有点尴尬,所以在地铁如此发达的香港,应该选择距离地铁站近一些,这样时间上差不多,但是人可以轻松些。

香港-老地方

除了那些有名的大马路,比如广东道、弥敦道等等,香港更多的是这样的小马路,两车道,也有很多店,基本上都很干净,在林立的高楼大厦之间。